主页 > 裸婚时代 >

我们的四十年第1~60集全集分集剧情 我们的四十年第7~10集剧情预

/2019-03-11 18:40

  我们的四十年第7~10集剧情预告

  第7集预告:冯都一门心思攒电视

  黑子看电视简直要疯魔了。把电视里演的《伽利略敢死队》实操了。拿着飞刀就乱扔,差点伤着了肖战的亲妹妹。还好冯都路过,眼厉手快,一把抱过救下了孩子,但自己伤了脑袋。

  冯胜利交代冯都别跟肖战家较劲,肖战爷爷是将军。冯都听了很不高兴,直接走了。冯胜利估计冯都还想攒电视,因为他老想压他这个老爸一头。冯都确实是这么想的,只要冯胜利电视票没弄来,他就一门心思把电视给攒出来。

  第8集预告:冯胜利跟儿子较劲弄电视

  武坚强跟冯胜利讲述,自己刚到电视台,就发了电视票。还有四婶,也要买电视呢。冯胜利不服,就算不是胡同里第二个有电视的,也不能是最后一个,他向武坚强打包票,自己也能弄出一台电视来。

  冯胜利找了徐音。徐音要冯胜利感谢自己。冯胜利便问徐音缺什么,徐音称自己缺个男人。谁知二人的对话被冯静听到了,她急冲冲回到家埋怨冯都,家里要来个后妈他都不知道!

  第9集预告:伊春亲吻冯都

  伊春闭着眼等着冯都亲吻,冯都把脸凑了过去。还没亲上,就碰着黑子几个扮作联防的来吓唬二人。二人没认出来,吓得赶紧跑了,一路气喘吁吁跑到家里。伊春问冯都是害怕了?冯都称马上要高考了,他是怕得不偿失。他想上大学,想从这条胡同里走出去。伊春不明白这条胡同怎么招他了。冯都也没有解释,让伊春回去。伊春在临走之际,突然亲了冯都一下,告诉他,自己就喜欢他这样有出息的男生。冯都笑了。

  第10集预告:肖战赠送电视零件给冯都

  肖从从派出所回来,肖战从父亲这里得知冯都在倒腾电影票,就知道冯都心没死还在攒电视机。便去找了冯都,说了冯都把钱藏在砖头底下骗人的事。冯都不乐得听,称这不管肖战的事。肖战便没再讲下去,他虽然看不上冯都的人品,但是好歹冯都替他妹妹挨了一刀,肖战向来恩怨分明,拿出了保险盒、铅丝,作为感谢冯都的救命之恩。

  我们的四十年分集剧情

  第1集:肖战父母出差 冯都撺掇肖战用电视赚钱

  在肖战小的时候,街上没有那么多车,没有那么多彩色的衣服。学校门口没有游戏厅和网吧。时间过的很慢。但大人们都很忙,忙的没有时间玩,没有时间说话。直到有一天,电视出现了。肖战看到的第一个电视节目,也许是《红灯记》,《沙家浜》,也有可能是《北风那个吹》。他记不清,但不管是什么,他记得他都很开心。大人们也都很开心。除了妈妈文彤。因为整个胡同只有肖战一家有电视,大家一到时间都会聚在肖战家。看电视,嗑瓜子,吃糖果,吃西瓜。大家高兴了,但是肖家却深受其扰。这一天,就更过分了。连隔着他们家四站路的小西门的几个妇人都来他们家看电视了。而且看电视的时候还不忘大喊大叫。肖战一家三口在屋里坐着,听着外边喧闹的声音,文彤愈加生气。终于忍无可忍走到插头旁想拔了插头,父亲肖从慌忙去劝。这个关头,停电了!电视正看到紧要环节,大家虽然都不乐意,但也没办法只得散了。院子再次搞得跟垃圾堆一样。而肖战的小伙伴冯都和黑子也是意犹未尽,几人便商量起来把没看完的给演出来。

  冯都的爸冯胜利和黑子的爸武坚强正商量着居委会李铭柱要给他们开会的事儿。突然听到了黑子的声音。原来,黑子几个正在演《红卫兵》,肖战扮演革命义士,黑子扮演反动派。演的太投入了黑子真把火给点着了。直到冯都提醒,几人才着急的灭起火来。但几个孩子都没灭过火,还把火弄得越来越旺。幸在冯胜利和武坚强听到动静及时赶到,把火给踩灭了。训斥了孩子们一通,但还是心疼的把孩子领了回去。文彤怀孕了。可是她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她想为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丈夫肖从便劝导文彤,又提到自己接到辽宁出版社的电话,让他帮忙写两本书,不署名,有编辑费。文彤一听,就让肖从接。肖从也答应了。于是所剩下的另一件担心就是家里的电视,每次街坊邻居来看完电视,文彤都得打扫一个小时院子。这是文彤的一块心病。肖从再次疏导文彤,整个胡同就他们家有电视,大家过来图个新鲜,总不至于轰走。

  冯都和黑子被大人关进了小黑屋。冯胜利和武坚强则把“花猫脸”的肖战送回了家,又讲了事情缘由。文彤一听,牵起了她的心病,抱怨别来他们家看电视了,省的以后出了事怪他们家!冯胜利和武坚强赶紧称别。肖从也劝了文彤,又向二人说不是那个意思。并邀请二人以后还来看电视。二人从善如流。肖战回家后,向母亲道了歉。等到吃饭的时候,肖从又借此事教育了肖战。要他学会和朋友相处时取长补短。冯都和黑子为了看电视,冯都做背垫,撑着黑子,让黑子从窗户口蹦了出来。正碰到黑子他爹。武坚强没受住电视诱惑,跟儿子一块去看了电视。又到了电视节目播出的时间,大家又聚到了肖家,老肖出门称电视坏了。武坚强自告奋勇去修也没修好。大家不情不愿的走了。冯都他奶奶知道冯都被关后,担心孙子,便盛了饭去给冯都送饭。

  小黑屋里剩下冯都一人后,他废了好大功夫哟啊从屋里出来。刚跳到窗口却看到一女生的脸,两人都被吓了一跳,惊叫着又跌回去了。这女生是西城,身上有着一股随时敢豁出命的果敢坚强。冯奶奶来到了小黑屋,却发现冯都不见了。冯都已经跑到肖战家,没看到电视,但听到了肖战家人的谈话。原来,电视不是坏了,而是肖战把天线拔了。冯都垂头丧气的回到家,被奶奶叫住。

  冯奶奶追着冯都要教训他。冯胜利怕母亲闪着腰追上了冯都真打起来。冯奶奶心疼倒打了冯胜利。文彤在外文局工作,被派去上海出差。而肖从也要去辽宁。于是肖战被安排到了冯都家吃饭。冯胜利和冯奶奶议论东楼一户人家靠电视卖票。被冯都给听到了。立即有了鬼主意,教唆肖战用电视挣钱。

  肖战被冯都说动,也想挣钱。冯都便保证,给肖战弄来三十块钱,但同时开出一个条件,肖战家的书他能随便看。肖战答应了。二人便真干了起来。

  第2集:四婶居委会告状 李铭柱没收电视机

  第二天,俩孩子就把“电视修好了”的牌子挂了起来。并开始了卖票,一人收五分钱。连自己家的大人都照收不误。胡同里的人虽说了几句嘴,但只当给孩子买糖了。都给了钱。但居委会的四婶一听到收钱就不高兴了,骂起了两个孩子。见二人就是不让她进去,四婶又不舍得五分钱,便走了。回来路上正碰到回家拿钱的黑子,又跟四婶撞着了。黑子也没道歉跑了。四婶今天这口气难平,决定收拾他们。第一天卖票俩孩子赚了一块八,都很高兴。四婶第二天就跟居委会主任李铭柱汇报了胡同有人看电视收钱。添油加醋的一番说。李铭柱动了心。冯胜利叮嘱冯都卖票的钱一分钱都不能要。冯都哪里不懂,嫌弃冯胜利把他当孩子看,向冯胜利甩了一句文辞,就走了。

  冯都把播出的节目预告挂在门口,李铭柱特意溜达过来看了。到了晚上,两孩子又照常卖票。李铭柱带着居委会成员气势汹汹的赶来了。俩孩子拦着他们,被李铭柱揪了起来推到一边,接着,就带着大家冲到了院里。关了电视机,不许大家看了。还指责大家伙思想认识差,聚众看电视。冯胜利脑子快,立即解释他们看的是革命故事片,是在加强学习。冯胜利也不反驳,称大家想提高阶级觉悟,真想学习支持他们。但是,冯胜利指着了电视上刻的几个字,那是苏联的字,是苏修的电视机,是在和政府唱对台戏。大家哑口无言。李铭柱让自己人把电视搬走。肖战不许搬,还咬了李铭柱一口,把李铭柱推趴在了地上。听到动静的街坊邻居们都纷纷议论着李铭柱趁着肖家大人不在家,欺负人。

  李铭柱的人还是把电视搬了出来。肖战啐了李铭柱一口,李铭柱气得要揍他。这时候,冯奶奶出现了。冯奶奶也是这一片德高望重的人,她训斥了李铭柱的行为。李铭柱却嘴硬称冯奶奶不能做坏人的保护伞。冯奶奶想息事宁人,让肖战为刚才的行为道歉,李铭柱不肯就这么完了,还想着拿孩子来挟持大人。冯奶奶便痛斥起李铭柱,当年李铭柱的爸爸要饭要到她们家门口,是冯奶奶给了他一袋子面,却没想到把面把李铭柱喂成这样。冯奶奶称,李铭柱要真想把孩子带走也成,就从她身上踩过去。冯都立即拿着棍子跑了出来,不准别人动他奶奶。冯胜利当然也站出来。武坚强也撺掇着大家闹。李铭柱看事儿要不成,立即把话头一转,倒维护起冯奶奶,好像别人才是那个坏人。但是,这话到最后,李铭柱坚持电视机必须搬走。因为来路不明,苏联产的。李铭柱把孩子留了下来,堂而皇之把电视搬走了。

  冯奶奶担心李铭柱给肖家安罪名就麻烦了。肖战还在委屈的哭,见冯都进来就忍不住怪他出的馊主意。冯都便又出了一个主意,他觉得李铭柱就是想看电视,那他们干脆想办法让李铭柱也看不成。月上中空,肖战和冯都偷偷来到居委会。谁知道,还有一个“小偷”也在居委会,正在偷电视。这个“小偷”正是西城。冯都认出了她。三人便为谁是小偷争吵起来,值班室听到动静前来查看,三人赶紧躲了起来,没有被发现。

  但三个人没有把电视机偷出来,因为搬都搬不动。但两人认识了西城,冯都看西城长得好看,调侃要她做自己媳妇。西城气得骂他不要脸。清早,冯奶奶还在操心电视的事儿。要叫冯都吃饭才发现冯都人一夜没回来。冯胜利出门去找,正遇到冯都往回跑,见着他竟还问他要钱。还称同学她爸爸病了,没钱治病。冯胜利开始不信,但看到西城后,便也信了,把钱给了冯都。冯都又把钱给了西城,谁知西城又称自己爸爸生病的事是骗冯都的。冯都也没有生气,西城拿着钱走了。

  冯胜利为了电视的事儿请徐音帮忙。徐音人生得白净漂亮,她和冯胜利认识是因为武坚强介绍他们俩处对象。徐音对冯胜利有点意思,答应了帮冯胜利去试试。居委会因为有了电视,都争相要值班。徐音提着两瓶酒来到李铭柱家请帮忙,但李铭柱人品太坏,先要徐音晚上到他那儿去,徐音答应但表示这是最后一次。李铭柱便奚落起徐音看上带着两个拖油瓶的冯胜利,是因为看上了他的城市户口,徐音气得抽了李铭柱一嘴巴。

  于是,电视不但没要回来,还搭上了两瓶好酒。肖从和文彤出差回来,冯家人跟二人讲了电视被没收的事儿。冯都三个小子往李铭柱家扔砖头,把个李铭柱头都砸破了。

  第3集:李铭柱还回电视机 黑子后海溺水被救

  三个孩子一路跑到桥洞底下吆喝着要继续砸李铭柱家。武坚强在桥上路过,听见喊声,警告几人千万别胡闹。肖战回家后,文彤质问肖战为什么要卖票?肖战掏出了挣的几块钱。文彤很意外,毕竟钱的事她从来没跟孩子提过。但肖战却敏感的察觉出了。肖从见状,叮嘱儿子钱的事任何时候不用他操心。他只用好好学习。肖战又掏出了天线,告诉父母,这是他和冯都在居委会偷回来的,冯都说,他们看不了电视就会还回来。

  这边,居委会的电视没信号,居委会几个拍来拍去电视也看不了。李铭柱就让人叫了肖从两口子过来。李铭柱又下了黑心,要把肖从两口子发到大西北去。肖从二夫妇来了居委会,李铭柱问完话就让肖从签字。肖从犹豫之下签完字,李铭柱就带笑让二人把电视搬了回去。虽然电视回来了,但肖从二人心里总觉得古怪,觉得李铭柱方才是笑里藏刀。

  李铭柱正指着肖从签了的单子,跟同事讲解如何靠这张单子把肖从一家给弄到大西北。冯胜利来了肖家,肖从跟他说了情况,还告诉他明天要大家过来看电视,不收钱。冯胜利虽担心,但抵不住电视的诱惑,答应了。冯胜利走后,肖从跟文彤诉起,该来的都挡不住。突然,肖战站了出来,哭着表示要是父母被发配到大西北,他就跟着去,别把他甩了。

  眼看屎盆子就要扣上来,大家都劝说肖从找找人。但肖从觉得是福是祸躲不过。总会有雨过天晴的时候。肖从感谢大家关心他,但这事,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大家也就不再劝说。冯都几个小子又在外偷听大人说话。大家宽了心出门,最后结伴一块去看了电视。而这天的院子里,大家看着电视,文彤还给大家发了糖。大家也都是明白人,心里感激。四嫂厚着脸皮来看电视了,武坚强嘲讽她通风报信,四嫂拒不承认。而文彤肖从两个在屋内,正相互诉着情。

  突然,两个孩子敲开了门,孩子竟是满脸泪水。二人朝门外看过去,大家也都是满脸泪水。肖从文彤再看向电视——毛主席逝世了!大家都痛哭起来。

  多年以后,几个孩子都长成了大小伙子模样,上了高中。如今文革结束,李铭柱又到处托人找关系想要去冯都他爸那单位当厂长。肖战对李铭柱还怀恨在心,这不,肖战和冯都在公园碰到,肖战告诉冯都自己正在看戏,冯都顺着肖战的视线望过去,就看到了李铭柱。李铭柱正骑着车子哼着歌,骑到一半栽了个大跟头。哎呦叫了起来。正是肖战捉弄的他。明年就是高考,冯都要选文科,肖战要选理科。但二人因为这点意见的差别,又吵到了家室的差别。眼看要干起来,冯都妹妹大喊着黑子出事了,大家匆忙跑到后海,跳下了湖去救黑子。

  肖从所在的杂志社被评为全国十佳杂志社,他骑车下班的时候和冯胜利几个闲聊了几句。冯都几个把黑子从后海里救了出来,才知道黑子溺水的原因是他游泳的时候,天上突然砸下来个自行车轱辘砸到脑袋,才溺水的。冯都肖战这才意识到是方才捉弄李铭柱时候引起的。天暗下来,大家又聚在肖战家看电视了,看到一半,电视没影了。电视老了,肖从出来修理,又拍又摆弄天线的,最后得人举着天线电视才能看。于是大家轮流举着天线。

  肖从进屋后,又和文彤忙起工作来。冯都和肖战都有了喜欢的人,冯都跟人吹牛说他要做第一个能攒出电视的人,做胡同里边第二个有电视的人。遭几个朋友奚落。冯都嘴上也不软,让大家等着,他弄个电视出来。

  第4集:李铭柱混上厂长 冯都制造电视爆炸

  冯都骑着车回到家,正看到喜欢的伊春在等着他。伊春把《钢铁是怎么炼成的》小说还给了冯都。冯都兴冲冲的讲起这小说的有趣之处,谁知伊春坦白自己对打打杀杀的小说不太感兴趣。冯胜利和武坚强坐在院里下棋,议论到东头的老李家也弄一台电视出来,再想想总在肖家看电视不好意思,武坚强下决心今年一年他无论想什么办法也要弄一台电视来。

  肖战几个讨论着电视的事儿,冯都也和伊春讨论起了这个话题。冯都要把自己攒出的电视第一个给伊春看,因为她漂亮。冯胜利和武坚强又聊到了孩子,武坚强抱怨起黑子天天考倒数第一。冯胜利安慰武坚强的话却让武坚强急了。他家孩子他说说行别人就不能说。冯都坐在门口和伊春喷了半年,正闹着,肖战过来搅和了事。冯都正要怪肖战呢,被肖战提醒该去松松人家姑娘,冯都深以为然,立即跑了去。

  李铭柱到了冯胜利的厂子。还混上了厂长。冯奶奶叮嘱冯胜利离李铭柱远一点。冯胜利让冯奶奶放心,他不过是一看门的。而徐音又来送东西了,冯奶奶劝他该考虑自己的事情了。但冯胜利心里有个疙瘩,他听说徐音当年进城当临时工是李铭柱给办的。他让母亲回了人家,说两个人不合适。冯都一个人关在屋子里捣弄电视机,冯胜利进屋来想教育他两句,冯都称这是老师专门给自己布置的任务,冯胜利就这么被糊弄过去了。

  肖战来了冯都家,冯都跟肖战讲述,自己要攒电视是因为要和父亲较劲,要让他清楚他冯都才是他们老冯家有出席的那一个。二人的说话被冯胜利偷听到。黑子逼着父亲买电视,而冯都变着法攒电视,而他们之所以对电视如此痴迷,是因为电视给他们开了一个窗。这次期末考试肖战考了第一,冯都并不服气,二人决定高考决一胜负。冯都刚才的话让冯胜利久久不能平静,竟和儿子暗较劲来,要比比谁先攒出一台电视。

  冯胜利来见了徐音,想要知道商场里有没有卖电视的。如今市面上电视十分紧俏,徐音的超市里自然没有,但徐音跟冯胜利聊起,李铭柱正是靠给局里大大小小领导送电视票,才谋得了厂长这个位置。徐音建议冯胜利去找李铭柱。冯都摆弄的电视亮了但还没节目。而武坚强得到一个信,后天百货大楼要公开销售一批电视机,他把消息告诉了冯胜利,二人决定后天一大早就去买。

  二人正说着话呢,就看到冯都驮着漂亮的伊春回来。武坚强一见便乐得调侃了冯胜利几句。伊春来到冯都的屋子。冯都将自己桌子上摆弄的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指给伊春看。告诉她这就是电视。伊春很感兴趣,想看看。冯都便将电视归置了归置,打开了开关。电视还真的亮了起来。但是却一直没有节目。冯都开始检查线路,伊春则凑近电视去看。突然,电视爆炸了!连外面偷听的冯胜利都吓了一跳。

  几人从屋里冲出来,幸在人没有事。冯都还要往屋里冲,被冯胜利扇了一巴掌。冯都大喊后冲了出去。肖家这边知道事儿后来冯家查看,肖从看到电视后,觉得冯都做的很对。人就应该有一股不服气的劲,不然的话只能随波逐流。此时,冯都正被冯胜利要求跪下,冯都十分拧,不肯跪。妹妹冯青见劝不住,索性也不管了,跑出去找了黑子。冯胜利打起冯都,被肖从夫妇拦住。冯都还是那毫不服输的样子。高歌着出了门。

  冯胜利怨气满满的跟肖家夫妇讲述了冯都的狂妄,肖家夫妇劝解着他。冯奶奶告诉冯胜利,他管教孩子是应该的。但他又告诉儿子,冯都攒电视总比那些吹口哨的流氓要好多了。冯胜利如何不清楚,但就是觉得孩子又倔又拧。冯奶奶便提起了冯都他大爷,侄子倒随了大爷。

  第5集:武坚强抢电视机被踩 冯都倒卖电影票被抓

  冯都出门后,朋友们有给他出主意的,又劝他别干了的。这时候,伊春来了。伊春来的目的就是作证冯都真的攒出来了电视机,真的有人影,她看到了。见伊春来就是说这个,冯都不由笑了。冯奶奶觉得,冯胜利要给家里搬回一台电视机是吹牛。朋友们走后,剩了伊春和冯都两人说着话。在伊春的眼里,冯都很牛,她觉得电视炸了是小事,最重要的是冯都把电视弄出来了。她还有一个感觉,只要冯都想干的事,一定能干成。收到这样的赞美,冯都也很高兴。伊春又问起冯都的梦想,冯都臭贫了很久后,才说出他的梦想——上电视。他想通过电视向大家证明,他冯都来世界走过一遭!虽然伊春不是太明白冯都说的话,但她相信只要冯都干的事一定能干成。冯都不由握紧了伊春的手。二人相望,眼中只有深情。

  伊春闭着眼等着冯都亲吻,冯都把脸凑了过去。还没亲上,就碰着黑子几个扮作联防的来吓唬二人。二人没认出来,吓得赶紧跑了,一路气喘吁吁跑到家门口。伊春问冯都是害怕了?冯都不是怕,而是马上要高考了,他怕得不偿失。他想上大学,想从这条胡同里走出去。伊春不明白这条胡同怎么招他了。冯都也没有解释,让伊春回去。伊春在临走之际,突然亲了冯都一下,告诉他,自己就喜欢他这样有出息的男生。冯都笑了。大清早,冯胜利和武坚强去百货商场买电视。冯奶奶也跟冯都讲起这事儿,讲起冯胜利是怕冯都瞧不起他,所以拼死拼活也要弄一台电视回来。并劝冯都心气稍微收一点,别跟冯胜利较劲。冯都答应了认错。

  黑子和冯都坐在门口,倒又比较起各自的爸爸谁先把电视机搬回来。那样他们就是胡同第二家有电视的了。可结果是两人两手空空,还鼻青脸肿的相互搀扶着回来。原来抢电视的有一万多个人,二人不但电视没见着,警察还来了一大堆!两人差点没被踩成烂桃。其实冯胜利没弄来电视,冯都心里偷乐,因为这样他就有机会了。冯奶奶照顾着冯胜利,让他消停消停。又要求冯胜利,在自己在死之前,必须找一个儿媳妇。可冯胜利总觉得徐音差点意思。冯奶奶便提醒他世上不止徐音一个女人。可是冯胜利觉得,只有徐音瞧得起他。

  冯都找了伊春,要她带自己去她家的地下室。他决定就在这儿攒个电视。黑子对电视节目《加里森敢死队》十分痴迷,竟拿着飞刀在胡同里演练,一刀扔过去,眼见就要扎到肖战的亲妹妹肖唯一。还好冯都路过,眼疾手快,一把抱过唯一救下了她,但自己伤了脑袋。因此住院缝针,花了12.2元。黑子便找武坚强要钱,武坚强气得一瘸一拐要揍他。半道正碰上冯都几人。武坚强和冯胜利斗完嘴,其结果是,他觉得黑子的行为全是跟电视学的,都是电视节目祸害的。便准备去找电视台要说法。在那之前武坚强先回家拿钱。而黑子又向文彤道了歉。

  肖从来冯家送了水果。冯胜利接了后进屋,又跟冯都斗起嘴来。冯奶奶劝了两句。冯胜利才让步,称爆炸的事就算了。又夸冯都今天表现还凑合。可是冯胜利下半截的话就不招冯都待见了,冯胜利劝冯都别跟肖家较劲,肖战爷爷是将军。冯都心气高,不乐意听这,直接走了。冯胜利估计冯都还想攒电视,因为他老想压他这个老爸一头。冯都确实是这么想的,只要冯胜利电视票没弄来,他就一门心思把电视给攒出来。肖家,因为冯都救了唯一,唯一称自己长大要嫁给冯都。引得肖战吃醋。

  黑子给冯家送钱的时候,冯都直接收了。武坚强本来真去电视台找说法,可刚一出胡同口被团里管人事的拦住了。如今,团里搞分流,武坚强被分到了电视台。这他哪还能去电视台闹?他不闹,但他媳妇要闹了,闹得却是另一桩,电视台不播电视剧竟然播起民乐。经武坚强媳妇问询,才知道最近老有人打电话说电视剧不好,把孩子教坏了。电视台才改播民乐。武坚强这也才发现,原来早就有人闹了。

  冯都通过黑子家的关系,站到电影院门口倒卖电影票。徐音下班路过冯家,看到冯胜利霜打的茄子一般。经过问询,才知道因为武坚强被分到电视台,冯胜利心里不是滋味。觉得自己废物。徐音也没安慰他,倒劝他做几件争气的事让大家看看。冯胜利正要问什么是争气的事。就接到消息说,冯都被派出所人抓起来了!到了警察局,冯胜利才知道冯都倒卖电影票。警察也没想毁了孩子。但要求几点:首先,必须承认错误,其次,必须通知学校。但警察言语不客气,称冯都的行为是投机倒把。冯都很不服气,觉得倒卖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没有犯错。警察气了,又看到冯都头上的伤,便称他这是打架斗殴。眼见局势要朝不好的方向发展,肖从来了。肖从和警察局的人认识,经他解释,警察才相信冯都的伤是见义勇为造成的。

  第6集:肖从说情冯都被释放 冯静怀疑自己不是亲生

  在肖从的说情下,冯都人被放了,学校也不通知了。至于票款,冯都撒谎称丢了。警察也信了。临出门时候,警察还不忘嘱咐冯胜利好好管教管教冯都。冯胜利回家后,一个人坐在堂屋里琢磨起来,冯都为什么要倒卖电影票?琢磨的结果是他估计冯都还想攒电视,因为冯都想压他这个老爸一头。冯都确实是这么想的,只要冯胜利电视票没弄来,他就一门心思把电视给攒出来。第二天,冯都来到电影院门口地板下把票款掏了出来。肖战跟着冯都,看到这一幕。随后,他来了冯都攒电视的地方,拿出了保险盒、铅丝,作为感谢冯都救命之恩的礼物。冯都照单全收。

  肖战觉得心里很烦,他坐在屋顶望天,文彤也上来了让儿子跟自己说说心事。肖战便坦白了让他烦心的正是冯都,他觉得冯都什么都比他反应在前面,动作也比他快。他认为那是冯都存心想压他一头。还觉得冯都家就是小市民。文彤劝他不要这么想,他家也是小市民。而且冯都看书多,爱思考,知识面广,难免反应快。文彤觉得,肖战其实是太在乎冯都了,感情越好就越喜欢相互比较相互斗劲。其实肖战也很聪明努力。两个人一样。如果觉得烦那就做一件让冯都对他心服口服的事。肖战又费心想起来。文彤劝他别老琢磨他俩的事儿了。明年高考选好专业才是应该考虑的事情。肖战想想也是。听从了母亲的意见。

  厂里一群人要找李铭柱揍他,还叫了冯胜利,冯胜利找了个借口遁了。回到传达室,四嫂几个正说着冯都的坏话,说冯都要被判。冯胜利听到,四嫂也不在乎,她觉得冯都真该被管教管教。又讲起自己被冯都编排的事情来,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冯胜利这才解释冯都不但没有被判,还见义勇为,惊掉了一众下巴。而厂里一群人回来了,只是让冯胜利目瞪口呆的是,三百多号人人竟都围着李铭柱,一阵溜须拍马、阿谀奉承。而李铭柱也装腔作势的摆着官腔。原来,李铭柱用了三张电视机票就把三百多号人都给策反了。地下室里,伊春看着冯都认真工作,越看越痴迷。不由夸了他。冯都也不自谦。伊春便说起了自己的理想,那就是以后必须得有钱,当一个电影里的贵妇人。就像《人证》里的女主角。但冯都认为那不是个好人。把孩子都毁了。二人意见不同闹得不欢而散。

  二人又看了《人证》这部电视。冯都昏昏欲睡,等他醒来,看到伊春还沉浸在电视的余韵中,红着眼泪流满面不由呆了。二人回了家,冯都又提起美国小黑孩可怜。伊春影射到了自己,小黑孩是可怜,可她呢?她爸她妈离婚,她妈跟一有钱的老头跑了,根本不要她!她知道大家在背后嘀咕她!冯都还真的不知道这事,解释自己不知情。可伊春不管,称班里的女生都知道!为弄到电视机,冯胜利来找了徐音。徐音却要冯胜利先答应报答自己。冯胜利便问徐音缺什么,徐音称自己缺个男人。谁知二人的对话被冯静听到了。

  她急冲冲回到家一人抱着枕头痛哭。吃饭的时候,冯静就问冯胜利徐音要嫁过来是不是要生一孩子?冯奶奶还不知道。冯胜利称没有的事。冯静便将自己见的讲了出来。又讲了同班同学被后妈欺负的事。再讲了别人背后说徐音是烂货。前头还好,冯胜利还有愧疚,听到这句话冯胜利抬手就扇了冯静一巴掌。扇完又后悔了。冯静已气冲冲跑了出去。去找了冯都,上来就怨他家里要来个后妈他都不知道呢!黑子看到冯静跑也跟了过来。武坚强跟冯胜利讲述,自己刚到电视台,就发了电视票。还有四婶,也要买电视呢。冯胜利不服,就算不是胡同里第二个有电视的,也不能是最后一个,他向武坚强打包票,自己也能弄出一台电视来。

  冯静将徐音要帮他家弄电视票的事情跟冯都说了。肖战发现一个现象,只要电视一播放海峡两岸寻亲的消息。冯奶奶就会过来观看,看完这条消息也就回去了。肖战送冯奶奶回家后,经问询,知道了冯都的大爷当年是跟着国民党走的,走的时候才二十来岁,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在台湾?这也是冯奶奶看寻亲消息的原因。冯都听了冯静的讲述后,也不打算参与他爸的事。他要在冯胜利弄来电视机之前,一定把电视机给攒出来!冯静很着急,可冯都却不在乎徐音当他后妈,因为他不觉得徐音能斗得过他。徐音把一瓶五七年的茅台拿给了冯胜利,要他拿着这瓶酒去李铭柱家走后门。李铭柱不识货,徐音告诉他这瓶酒起码值一百块。又反复叮嘱了他多句,冯胜利才去了。可到了之后冯胜利发现想走后门的不止他一个人。但大家都吃了闭门羹。冯胜利赶紧藏还是被发现了。经问询知道,李铭柱一个人的礼也没收。冯胜利便也跟着大家又回来了。一回来就被徐音责怪。徐音跟冯胜利分析,大家提的都不值钱,东西不一样肯定会要的。又劝他再去。冯静在一旁偷听,被四嫂撞见,四嫂便兴致勃勃的跟冯静讲起了看的电视剧《血疑》。

  冯静一开始没精打采的,后来听着听着就入了神。因为电视剧里是凭着血型来判断亲子关系。加之四嫂称冯静跟冯胜利和冯都长得不像,而冯静又想起父亲打她。竟怀疑起了自己不是亲生的。她再到医院一检查,发现血型跟父亲哥哥的也对不上!便质问冯胜利自己亲生父亲到底是谁。冯胜利一脸懵,问冯都,冯都也是一脸懵。只有冯静哭了起来。

我们的四十年第1~60集全集分集剧情 我们的四十年第7~10集剧情预